痔瘡治療-內痔,外痣

內痔

專業的內痔治療帶您了解痔瘡,提供您多種內痔、痔瘡治療的方法

最新消息 首頁 最新消息
 
從滑動到按壓,指紋識別技術一直為你保駕護航
2018.4.3

文章来源:http://mt.sohu.com/it/d20180329/226698405_539058.shtml

原標題:從滑動到按壓,指紋識別技術一直為你保駕護航密碼,是對于財富的保障手段。而我們正在每一個能夠涉及財富的通路上,增加這種保障。從保險箱的鑰匙,到銀行卡的密保,從虛擬賬戶的指令牌,到PC的COMS鎖定。但是從智能元年一路走來,人們對智能手機的依賴性越來越高,出門的必需品也從“身手鑰錢”變成了“一手走天下”如何便捷的解鎖也變得更為重要。目前應用最為廣泛的手機解鎖方式就是指紋識別解鎖。從滑動到按壓,指紋識別技術一直為智能手機開啟的便捷性保駕護航。在過往的每個時代中,指紋識別都在不同的位置,充當著不同的角色。下面,我們不妨上溯來看一看,當下已經成為我們下意識操作的指紋解鎖是如何一步一步融入我們的手機,進入我們的生活之中的。10年前,一個塞班S60系統近乎獨孤求敗的世界里,手機最核心的內容是打電話發短信,兼職玩一玩基于java的小游戲。那個時代的手機沒有密碼也不需要密碼,多數人解鎖手機的方式是“左軟鍵+*”,當然鎖定的方式也是如此。但凡事有例外,這第一枚指紋識別,就是出現在了獨孤求敗之外的世界中。這個概念的踐行者,是當年多普達的母公司——臺灣宏達電HTC,而這款產品定位為“具有強大移動辦公能力的通訊設備”,這款產品的名字叫做Shift,是一款雙系統雙處理器的產品,而這款手機+電腦的產品,可以說成為了第一款具有指紋識別功能的手機,雖然他的指紋識別是源自始于ThinkPad筆記本的電腦解鎖邏輯。這種邏輯下美中不足的是,啟動這個7英寸屏幕的巨獸,每次完全開機的邏輯是這樣的——開機→進入WindowsVista→指紋識別進系統→啟動SnapVUE系統,如果我們說在指紋解鎖的歷史上,每一次改進都是對操作體驗的一種突破性的追求,每次都是發現了局限然后變得越來越好,那這種好,是一種從無到有的好,雖然在現在的眼光看來,這個好很是雞肋,但卻開啟從0到1的進程構成了今天的[0,1)。隨后幾年,隨著HTCG1Dream開啟的安卓戰爭逐漸拉開了序幕,而幕后的大推手Google也相繼出了自己的親兒子級標桿——眾多的Nexus。從鍵盤到觸屏時代后,第一茬割韭菜一樣的洗牌開始了。在系統及OS方面,塞班從S60v5開始強擼觸屏,最后檣櫓灰飛煙滅;胖子(Palm)和蜥蜴(WinCE)這對多年的老冤家手拉手一起倒地;更名為iOS的家伙開始收割appstore的紅利;BBer們的摯愛開始固守城池。而從一部《手機》電影被人熟知,開始搭載于Motorola388388c并飽經風雨的開源系統——linux,則是如同梅長蘇一般打碎重拼,以Android之名開始橫掃整個手機市場(當然,現在他有兩個子系統,一個叫Android,一個叫安卓,相信那些不裝谷歌空間apk不刷機就連Steam密保都用不了的人,一定懂我侃的是什麼在產品品牌方面,我們看到了從G1Dream到G7Desire快速崛起的火腿腸;看到了另辟蹊徑從Bada折騰到Tizen,卻始終Galaxy當家的三桑;看到了一次次推出“iPhone殺手”卻屢屢敗在電阻屏上,從聯合Intel出Meego到搭載MS的Mango的塞班皇帝,隨著第一階段的硝煙散盡,電容屏搭載下手機解鎖的方式開始了真正意義上的天翻地覆……不過,在安卓最初的幾年,他的解鎖界面是這樣的……說這種界面簡單吧,繪制圖形的人最后累的夠嗆,時不時的還經常如吃雞選點一般的日常手滑鎖死屏幕;說這種界面復雜吧,又是一個標準防君子不防小人得設計,想破的人幾乎沒有破解不成的……當這種壁壘出現的時候,其實意味著,這種折騰人的解鎖方式急需一種改進,急需一種對操作體驗的突破性。這一次,打破這個壁壘的,是手機界中資歷最老的企業,從1972年入行,以玩碳纖維與玩刀片著稱,他的名字是Motorola打破的方式叫做滑動式指紋識別。在凍酸奶系統稱霸的年代,Android手機正面的界面上還是沒有現在的虛擬按鍵的,所以屏幕下方有著固定的按鍵,為了不讓手機的下巴看起來那么偉岸,Motorola的工程師將這一識別區域安置在了機身背面的最上方,用戶可以通過這個指紋識別裝置,快速的繞開繁瑣的九點連線解鎖,從而快速的進入系統。如果我們說在指紋解鎖的歷史上,每一次改進都是對操作體驗的一種突破性的追求,每次都是發現了局限然后變得越來越好,那這種好,是一種跨越平臺的好,終于有了真正意義上可以靠指紋刷開的手機。在隨后的幾年中,各個品牌都開始了開眼看世界,也隨著“腎5-Security”出現所立下的大flag,開啟了“沒有指紋識別都不好意思打招呼”的時代。在這個時代里,隨著相互的補完與各家讀到的研發,指紋識別被主要控制在了三個區域,分別是正面的下巴上、側面的開機鍵上與機身背部中上區域的位置。這一時期的指紋識別,紛紛放棄了滑動式的解鎖而轉投到了按壓式解鎖的旗下,在技術層面看來,兩者最大的差距在于算法:滑動式以拼接多幀形成完整的指紋進而再采集特征點,而按壓式是直接選定該面積區域的指紋來采集特征點。從用戶體驗、實時指紋圖像處理上和可靠性來說:按壓式優于滑動式。按壓式只需輕輕放置手指,而滑動過程中手指移動的速度和力度會影響圖像采集。另外,與HOME按鍵的整合,按壓式更顯自然。按壓(置放)一次手指,sensor會采集多次圖像,而滑動一次,圖像僅被采集一次,理論上按壓式的識別率會更高。正面下巴上:最直觀最方便,但是下巴的位置蜜汁尷尬對于指紋識別而言,正面是最為直觀的,應用最為龐大的拇指大軍,紛紛選擇這種方式作為應用,但是同樣的,這種方式的弊端在近幾年開始逐步凸顯。第一是指紋識別往往需要坐在手機的“下巴”上,如果上溯到虛擬按鍵時代以前,那么手機將擁有按鍵+指紋的“雙下巴”;如果還想安置正面雙揚聲器的話,那么“三下巴”也就見怪不怪了。隨著每一層下巴的增加,手機正面的屏占比其實是絕無可能無法進一步做大的。而在穩定性上面,這種最直觀的解鎖方式同樣讓人能捏把汗,在手機屏幕的變化道路上,屏幕是越來越大的,但是使用者的手的大小卻是固定的。于是乎,在屏幕達到了5.5吋后,屏幕開始了“見高不見寬”的新增長,換言之,就是手機越來越長。一個更長的屏幕固然能顯示更多的內容,但是同時當使用拇指解鎖正面屏幕下方的指紋識別器的時候,就進入了一個考驗握力與大拇指柔韌度的日常測試中。側面開機按鈕上:開機指紋2in1,但是左利手的使用者表示!側面指紋識別,其實是發現正面不足后的一種調整,相信最初的研發者一定是想著“手機的開機鍵既然在側面,如果指紋識別也在側面一定是十分便于操作上的”誠然這種想法是十分美好的,但現實卻著實的骨感。姑且不說曾有的指紋識別按鍵和電源點并沒有做到一起,給使用者帶來了足夠的邏輯挑戰;單單說指紋開機二合一的產品,這類產品在使用者看來,忽視了一個最基本的尷尬——手機是要越來越薄的,但是指紋識別并不是。側面指紋識別的最寬寬度僅僅能做到8mm不到的樣子,在使用的時候幾乎只能用一顆拇指(右利手)或者食指(左利手)進行解鎖操作,對于右利手而言只能說是還好,畢竟是使用拇指,而可能出現的誤差基于拇指中的受力點X軸偏移,對于左利手而言,解鎖的時候基于食指中指的受力點Y軸偏移,可能會直接出現多次不識別的情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責任編輯:聲明:本文由入駐搜狐號的作者撰寫,除搜狐官方賬號外,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場。閱讀()

關鍵字標籤:台灣科保:指靜脈生物識別技術

泌尿科
內痔,痔瘡治療和痔瘡症狀的相關資訊
當您有內痔的問題時或者有痔瘡治療的相關議題
都可以在這找到關於內痔和痔瘡治療